你的位置: 首页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 误宠娇妃:这个丫鬟要上位
误宠娇妃:这个丫鬟要上位陆河隐玲珑小说阅读_误宠娇妃:这个丫鬟要上位文本在线阅读

误宠娇妃:这个丫鬟要上位如故

主角:陆河隐玲珑
主角叫陆河隐玲珑的小说叫做《误宠娇妃:这个丫鬟要上位》,它的作者是如故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她捂着撕裂的领口狂奔,早没了往常娉娉婷婷的样子。明眼人一看便知是受了欺辱,所幸她从二爷院子里跑入南山院时正是午间用饭时分,院子里没什么人,不然这名声也是糟蹋了。...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20-10-15 11:40:26
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
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

  • 章节预览

今天一早才起来,陆河隐便见着同屋的胖丫头眼神怪异的看着他。他直视过去,这胖丫头还害怕的躲避了视线,眼睛不停地往别处瞟,活像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。

陆河隐眯着眼,对着这胖丫头自以为和善的笑了笑,“你在找什么东西?”

那胖丫头,见着陆河隐跟她搭话,忙冷着一张脸如同往常一样,快速的回了句,“没找什么!”

说完便也不乱张着一双眼睛,到处乱瞅了。收了眼神,又继续如同往常一样涂了两颊的大红色**,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出了门。

陆河隐躺在床上,虚眼看着胖丫头的背影,右手托腮想到,肯定有问题。

不过这一早上过去倒也还没出什么问题,倒是陆河隐的频频失神,引的玲珑奇怪,她壮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,“你在想什么。”

陆河隐一征,便也说了今早的事情。

玲珑听完有些紧张的看着他,“不会有事吧。”

陆河隐抬眼撇了她一眼,漫不经心的回道,“你觉得可能吗?这胖丫头今天肯定有问题,不过你也别害怕,我会解决的。”

说完还踮起脚摸了摸玲珑的头。

看着二人的身高差,玲珑笑出了声,揶揄道,“公子现在可真矮。”

陆河隐回瞪她,“还不是你矮。”

玲珑好笑的抿着嘴,心里嘀咕着现在还不是你矮了,只是面上却也还同意的点点头。

跟陆河隐相处了这么些日子,倒也慢慢算是清楚了一些陆河隐的脾气。他这人吃软不吃硬,若是跟他拗下去,她肯定拗不赢的,倒还不如直接顺了他的意思。

正当二人说着玩笑话,婵娟便在外面的轻声敲门。

玲珑一听着声音顿时,一下就正襟危坐了起来,眼神冷淡的看着书,面无表情回了句,“进来吧。”

这面无表情也是这些日子陆河隐教她的,陆河隐嫌她在外人面前万一又露出一副小女儿的面色来,所以就教她以后看人的时候可以面无表情。

而婵娟进来时,便见着公子的神色跟着几日一般对着她都是十分冷淡,她无奈在心里叹了口气,便垂眸说道,“夫人请玲珑过去。”

“母亲?”玲珑一听顿时惊的站了起来,脸色大变的看着婵娟。

一旁的陆河隐见着婵娟神色怪异的看着玲珑,便用眼神提示着玲珑坐下去。

玲珑一时也惊觉自己慌了神,怕婵娟看出有些不对,便连忙又做了回去。

而这一座回去免不得像是打草惊蛇了一般,婵娟心有所思的看着二人的互动,嘴上倒是继续恭敬的说道,“是的,夫人说现在就让玲珑过去。”

这时不等玲珑开口,陆河隐便开口问道,“夫人有说找我过去是什么事吗?”

婵娟摇摇头,显然是不知道。见着公子没有反应,婵娟便识趣的退了出去。一见着婵娟关了门,玲珑便神色紧张的看着陆河隐,“你知道夫人她找你干嘛吗?”

陆河隐摇头,他显然也不知道母亲叫他是干嘛。不过此刻叫的不是他,而且这具身体,这个玲珑的身份,这倒是有些值得深思,不过他总有种预感跟那胖丫头有关。

陆河隐拂了拂袖子,整理了一下头钗,神色镇定的对着玲珑道,“我先过去,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
说完便在玲珑担忧的眼神注视下出了门,到了三夫人王氏处,一进门便见着他的母亲,端坐在正位,正神色冷冷的看着她进来。

陆河隐不禁觉得有些像想苦笑,他母亲一向最是宠爱她,连大哥与二哥都比不上,何时会这样冷漠的盯着他。

而屋子里除了三夫人,倒也还站着坐着好几个人。三夫人的下首坐着正阴深深看着他的何氏,那眼神就像一条阴冷的毒蛇。

而堂下还跪着一人,看那肥厚的背影,陆河隐冷笑了一下,这不就是跟他同屋的那胖丫头吗。

不过他也是镇定,大步上前跪在地上行了礼,大声喊了句,“夫人好。”

至于旁边的何氏,礼仪上是应该喊的,不过他一向对二舅这一家都不喜欢。而这二婶婶,陆河隐知道他这二婶婶一向善妒。

而何氏也自然看清了这“玲珑”,只向三夫人行了礼,而未向她行礼,自然内心判定了这“玲珑”玲珑就是瞧着她家二爷看上她了,所以连她这个二爷的发妻也不放在眼里。

而二爷还没娶进门就这个样子,这要是娶进门那还得了,所以这何氏眼神一深,幽怨的盯着“玲珑。”

今天就让你翻不了身,何氏恶狠狠的看着玲珑。嘴上也免不得带着三分狠意的说道,“既然人都带来,大嫂你就请家规吧。”

陆河隐倒是诧异的挑眉,他还事情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怎么就要罚上了?

小说《误宠娇妃:这个丫鬟要上位》 栽赃 试读结束。

最新小说

书友评价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